我是花蓮人,小時候,爸爸常開車載我們從台北回花蓮,

我不認路的,但記得北宜的九彎十八拐(因為那讓我暈車),

記得蘇花公路,因為可以看到海總是很開心,

不過我到這裡都已經吐了。

 

大麥載我騎乘往南澳的路上,我覺得很新奇,

很久很久沒有走北宜公路了,

上了蘇花後,好像從夢境醒來,

路況很差,氣候也很差,

路況之差到我一度想放棄,

我不知道大麥怎麼能堅持往前騎,

又如何能安穩的讓我們到達目的地。

 

今天回台北的路上,我問:你都不怕嗎?

路況好差,好幾次我都覺得好害怕,

我最怕害到你,只因為我這瘋狂的想法,

你支持了我,還帶我完成了。

 

他回:不然怎麼辦?難道要回頭嗎?

 

是我,我就會回頭,我這麼回答他,

如果是我一個人上路,我恐怕到了坪林就回頭了,

甚至有可能還不到坪林就回頭了。

 

看到怪手在修路,看到交通有管制,

我才想起完全遺忘的蘇花路崩新聞,

那對我來講是很遙遠的事,

人到了蘇花公路上,才覺得這是很可怕的事。

那些要靠蘇花公路維生的司機們,

是用命在渡過的。

 

是的,渡過這一段,我只有一個想法,

我們能活著平安到達,生命真的很美好。

 

當我們終於看到了東澳火車站,過了東岳橋,

過了新澳隧道,看到了南澳的標示,

那一刻真的很感動,我們終於到了目的地。

 

原本想給媽媽一個驚喜,但我不知道怎麼到媽媽住的地方,

所以打電話通知媽媽時,其實,我很想哭。

 

我:媽媽,來接我們,我們騎車還沒到,我好累哦~

大麥:我也騎的好累哦~

 

看到了建華冰店,大麥堅持要吃冰,

他說:那麼遠的來,要給我一個目的呀!我一定要吃冰呀~冷死了我都要吃!

 

是真的很冷,不是大雨,但在冬天山上的細雨寒風足夠讓我們感冒了。

 

媽媽看到我們一直罵:叫你們不要來,還真的騎來,神經病呀!

大麥趁機告狀:嘿呀,肖肖仔,她還想一個人騎來。

我:我不就叫你不用來嗎?

大麥:我怎麼可能讓你一個人來!

 

回到媽媽家,吃了東西,我們就去小睡了。

 

我們騎了五個小時,摩托車哩程數破百,

天氣不好,沒看到太多美景,

上了蘇花公路,我根本無法拍照,

路程驚險,我很怕出事,要怎麼對人家父母交代?

 

想到還要再騎回去,我真的是怕到了,

況且,...原來騎車也能暈車,我好強。

 

早上起床後,表阿姨很不放心,

說今天天氣比昨天還差,

擔心我們騎車回去不安全,

打電話問有沒有可以寄運車子的機車行,

還好,有可以寄運車子的地方,

我們不用再瘋狂的騎回去了。

 

在穿鞋子的時候,大麥說:遠遠的來,傻傻的騎,都是我~

又說:我們翻山越領嶺,千里迢迢,只為了見妳(媽媽)一面。

 

早上,我們坐在安穩的火車裡,一直看著那片山討論著,

昨天在那片山裡奔馳著,現在是很舒適安全的坐著,

不得不感慨,我們真是太瘋狂。

 

大麥說:以後超過烏來的路程,我們都坐交通工具吧~

 

人生在世真的是難得瘋狂,再也不會有這麼瘋狂的事了,

很高興,真的很高興,我們一起經過了困苦、驚險,也一起感受生命的美好。

 

 

祝大家新年都平安健康快樂~  愛你們。(抱)

 
PS.大麥好帥好男人好愛我 

    全站熱搜

    yach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