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表阿姨的好朋友女兒要在日本結婚,邀請表阿姨過去同歡,表阿姨則找我媽媽作伴。媽媽回來跟姊姊講這件事的時候,姊姊一點也不猶豫的答應要包下媽媽的機票錢,不管她自己還有什麼要負擔的。比起姊姊,我真的不算什麼。姊姊只是不說而已,她比我更愛媽媽,雖然她老是笑我和媽媽曾上演:『媽媽我很愛你!』的母女爭執哭戲(哎唷,啊就一開始要搬出去時,媽媽覺得我很不孝很傷心的時候,跟我起爭執而發展出來的一場戲啦 >///<)

  我的媽媽年輕時,經歷過很多我永遠也不會再經歷的人生,她也一直以己身經驗來告訴我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只希望她的兒女可以好好的過日子。她總難過自己沒有能力,替她的子女舖好一條好走的路。因為小時候困苦,讓她無法讀書,自然會把希望寄托在我們身上,卻也不曾給我們壓力,只要我們能讀就希望我們繼續讀書。

  高中要升三年級時,差一點學費繳不出來,實際的爸爸這時開口了,希望我要有心理準備去讀夜校,那時候也曾想過要讀夜校替家裡分擔一些,爸爸真的這麼說的時候,我反而難過了。當我懷著不安的心情去問媽媽,媽媽反而很篤定的說:不可能!我都讓你姊讀日校畢業了,我怎麼可能讓你去讀夜校!
  高三快畢業前,同學們早就在補習準備考二專或大學了,只有我等著畢業找工作賺錢養家。媽媽曾試探過我,會不會很羨慕同學們在補習要考二專,問我還想不想讀,我那時候回答的很爽快,我不要再讀了,我一點也不羨慕。
  可是當同學們都有了二專學歷後,我也想擁有那張文憑了,所以在高職畢業四年後,被我幸運的考上了二專。那時候爸爸已經回花蓮定居做事了,媽媽也常台北花蓮來回的跑,我偶爾在假日的時候會回去花蓮找他們撒撒嬌,別人稱讚我還在讀書懂上進,爸爸嘴裡說著一個女孩子家讀那麼高做什麼,但其實也很高興我有個二專的文憑(雖然以現在大學文憑滿街是,二專就像高中一樣的普通)。
  等我二專畢業後,也跟同學一起考二技,沒考上就是了,那時候都24了耶!哪裡還有讀書的拚勁啊!媽媽那時候有透露出一點點期望,也不敢給我壓力,她總覺得我再往上讀就等同於大學生的文憑了,不讀很可惜。不過太老了,再讀下去太吃力,加上我也沒那個心,所以就止打住。

  前陣子一直生病的時候,真的覺得世上只有媽媽好,只有媽媽會在你生病時細心呵護照顧你,就算你已為人母都一樣(像我姊那樣),有媽媽關心照顧。人出生和老年時都會很像孩子一樣,所以雖然外婆走了很多年,我和姊姊有時候也像對待小朋友那樣的關心疼愛媽媽。

  我的媽媽很可愛,很幽默,我們母女三人的相處,有時候像朋友、像姊妹。身份會互換,媽媽不是媽媽,姊姊不是姊姊,妹妹不是妹妹這樣(呵呵呵)。要不是怕被我阿母追殺,我真想放上她前年中秋烤肉時模仿許純美的影片(哈哈)。而且我阿母說話偶爾會有腔調,可能是跟原住民的表阿姨講原住民語言久了,每次講國語會有一兩句怪腔怪調的,我都會拿來取笑她。可能天生外省血統,所以也很像外省話(哈哈)。

  小時候,一群小孩吃飽飯想出去玩,又不敢去問大人,就推我出去問:媽媽,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出去玩?媽媽回:兩一點。我轉述給姊姊、哥哥聽的時候,他們都很疑惑,什麼叫兩、一點?是一點還是兩點?忍不住再問媽媽的時候,媽媽又好氣又好笑的回:是叫你們涼一點再出門啦!什麼兩、一點!?

  我最常跟我媽講的一件事就是:我拿一筆錢給你,你辦一桌請我朋友吃飯,最主要目的是要炫耀我阿母煮的飯有多好吃!!不過,媽媽現在慢慢走養生路線,有時候口味會有點淡,反應太淡時,她都會唸我們吃太鹹,就算如此,我還是最愛媽媽煮的菜。我不愛吃麵的人,但我愛吃媽媽煮的牛肉麵;我不愛吃炒米粉的人,我只愛我媽炒的米粉...如果要我細數最愛媽媽煮的菜,那可數不完了。  就像我想要說的媽媽,是說不完滴。

  以後我會一一紀錄媽媽姊姊發生的趣事,就先講到這裡吧。(笑)

    全站熱搜

    yach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