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真的是極好的天氣。

可惜我哪裡也不能去,大概聽到我能坐著摩托車四處跑就會很驚訝了吧~
更別說,我會帶著傷,無畏異樣的眼光外出遊玩。

大概是換了個地方睡,竟然不喜歡那扁扁的枕頭了,
平時就已經嫌小的單人床,在受傷的時候更顯得擁擠,
一晚上翻轉不好入睡,大概五、六點起來上個廁所,
就跑去大麥爸爸房間睡了,這一睡就睡掉了大半天

覺得不能再這樣睡了,掙扎醒來已經十一點多快十二點,
很努力的梳洗自己,大麥也回來了,
出門吃飯再回到中和家,下午二點多。

時間,真的跑好快。

和大麥悠栽的睡了個午覺,回新店吃晚餐,
回到新店大麥家,猜猜幾點?

晚上快九點。

我應該覺得開心嗎?好像回到了平凡的日子,
嫌時間跑的太快的日子,什麼事也沒做就很平和渡過的日子。


在坐車的時候,我總會不自覺的嘆口氣,
很難不聯想到車禍的事,很難不哀愁這樣的事發生,
嘆口氣,如果可以把不開心都嘆掉,有多好。

媽媽替我擔心,怕我得不到賠償,
如果責任歸屬下來是我的錯,我也不想再多說什麼,
法律怎麼判我也只能接受, 不甘心也得接受 


媽媽一直想以家長的身分打電話給對方家長,
看接下來要怎麼處理,車子要怎麼修,要怎麼給賠償,
媽媽是站在我的立場想為我多爭取一點,
想為受了苦難的孩子多爭取一些。

可是,我無法在責任未清的情況下開這個口,
我也想當個貪得無厭的人,我也想收下對方一開始就給予的一萬元,
但我就是無法接受, 誰願意發生這種事?

我是好人嗎?我不知道,我想...接下來無數個日子,我都會一直一直這樣問自己,
一定是我不夠好,一定我做錯了什麼,我才需要得到這樣的責難,
即使另一面的自己知道不是誰的錯,就是一個意外,就是發生了,
不幸中的大幸,我應該就接受,放下,向前走。

一直這樣掙扎,自憐著。 好辛苦。 



不知道身體會有什麼後遺症,但內心的後遺症漸漸顯現,
被載著的人,好害怕突然被撞上,好害怕再次受傷,
騎車的人比以往更謹慎小心。 對不起大麥,雖然他一直說沒有被驚嚇到。
這樣的心情還要持續多久? 多久才能不再驚怕。

說也奇怪,近日做了很多夢,一連串很完整的故事夢,
我並不想做夢,我想好好的休息,好好的睡,
我的夢都灰暗帶點恐怖最後溫馨小悲傷的結束,
反映到現實, 或許, 我真的很希望這只是場夢。 



今天第一件好事是在風和日麗中曬到很多太陽,和大麥平和的過完一天,
第二件好事是我買到小夾子,整治我凌亂的頭髮,
第三件好事是買到一個小青蛙包包,很想買大的,
要考慮好背,要考慮會不會愈裝愈多,活動會不會不方便,
最後放棄只買了個小的,還要等一等,不會立即拿到。

用錢可以買到的快樂,或許不會是真快樂,但起碼緩和了我緊繃的心,給予一點療慰。

再次謝謝關心慰問我的朋友,謝謝你們。

    全站熱搜

    yach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