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心的表現方式有很多種,
可以用家裡好像有人掛了一樣的表情;
可以用不同的哭泣方式;
可以冷著臉好像全世界欠你一樣;
也可以像我左前方的那個女生。

 

右手撐著右臉,左手不停的揉眼,
說是揉,倒像在擦拭。
我看了很久,沒有淚水啊。

 

 

不過她散發出的氛圍,
很明顯的在說傷心。

 

 

*.*.*.*

 

 

因為這女子,所以我走進不起眼的咖啡廳,
緩慢的音樂播放著,一般般的餐點,
並不特別,不吸引人的咖啡廳。

 

 

從窗外,就看到這女生帶著笑容,
左手沒有停過,時而揉眼,時而不安的折著雜誌的角角。

 

 

哦,我看的太清楚了是嗎? 我也這麼覺得。
看太久了,只好進去坐著。 她引起我的好奇心。

 

 

特意挑了個可以仔細看她,又不怕被發現的角度,
在這沒有特別裝潢的咖啡廳,難度很高啊。

 

 

要不是昨天才去量過視力,
我一定以為自己的散光加重了。
明明就看到有淚光,怎麼那女子的眼眶是乾的,
不過被揉的很紅了。

 

 

女子輕輕柔柔的聲音,配上咖啡廳的音樂,
讓人不自覺的放鬆,會有想睡的fu。
仔細聽他們的對話,才知道那傷心的氛圍,
是怎麼營造出來的。

 

 

自始至終,女子都是帶著輕笑的態度說
「是啊,我沒在你面前掉過淚,
 但不代表我不需要你,也不代表我沒有情緒;
 是啊,我什麼都可以自己做的好好的,
 可你也沒主動說過要幫我呀;
 對,雖然我瘦小但是我一直很健康,
 你怎麼知道我沒生病?
 我生病時,不想你擔心,
 都自己處理的好好的,不要你煩惱;
 哦,她不會下廚怕被油燙,
 我從小煮到大,所以不一樣?...」

 

 

那輕淡的語氣,和微笑的表情,
沒有淚的眼眶,像是沒波動的肢體反應。

 

 

不認真感受,不會發現她的情緒。
不被人發掘觸碰的豐富情緒,
好像被藏在海底的活火山,
終有爆發的時刻。

 

 

到後來,女子也漸漸無言了,
原本不安份的左手,
最後維持在揉著左眼的姿勢。

 

 

可能連女子都沒發現,
那是孩童時期、純真年代的我們,
唯一會做的哭泣動作。

 

 

邊揉著眼、邊掉淚,再擦拭,再揉。
反覆著這些動作,最後變成啜泣。
可能哭著睡著了,可能什麼事讓孩子又笑了。

 

 

長大後,習慣壓抑,雖然不再輕易流下眼淚,
仍改不了那最原始的動作。

 

 

*.*.*.*.*

 

 

明白了這一點,就再也無法忍受。

 

 

「涮」地一聲。女子桌上那杯水,
全數倒在對面那男子的頭上,一滴不剩、爽快的。

 

 

哦,是我倒的。

 

 

「你怎麼在這?!」
此時,女子才有些聲音起伏,不再只是平穩的音調。

 

 

男子生氣、困窘,但無法反擊,也不能說什麼,
像剛被抓姦時的表情,難堪無比。

 

 

『我也不想在這,我們回家了,
 不要再浪費口水、時間和眼淚在這男人身上了。』

 

 

「我沒有哭啊。」女子嚅嚅的辨白著。
左手下意識的摸向眼睛,才知道自己的淚水早已潰堤。

 

 

男子很驚訝的看著女子。因為他從來沒看過她哭泣。

 

 

『你要很慶幸,我妹這麼沉著不動氣,
 是因為她有在練武術!
 如果是我,我絕對不會讓你還在坐在這裡,
 跟我說那些王八蛋的理由!
 早就一腳踢飛你,讓你知道我穿幾號!!』
我無法忍受的大罵特罵!完全忘了這是優雅的咖啡廳。

 

 

「姊,我們回家了,算了!」淚水無法止歇的妹妹,
一直拉著我,深怕我真的對負心漢動手!

 

 

臨走前,妹妹對著發楞的男子說
「從此我們再也毫無干係。」
依舊是平穩輕淡的表情,不過多了為自己難過不止的淚。

 

    文章標籤

    yachunlife Story 說故事

    全站熱搜

    yach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