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早上,接到姊姊的來電,
說,小黑走了,其實這幾天牠已經很不舒服了,
又說,會等我回來,再請人來接牠去火化。

因為家裡的事,回家都是來匆匆去匆匆無法久留,
所以,沒有好好跟牠說上話,好像很久沒牠帶去散步了,
工作忙,家事也忙,自己又住外面,對牠,忽略了許多,
接過電話後,一直在偷哭,就怕被發現,會哭到不行,
直到中午去買飯回來,才剛坐下,姊姊又來電,
哭著跟我說,不等我了,因為天氣炎熱,
處理的人,說不好讓小狗腐壞,
姊姊想想,也好,讓牠漂漂亮亮的走,
不要腐壞了,醜醜的走,
所以,不打算等我了,可是我好難過,
我以為可以看到牠最後一面,可以跟牠說說話,
一句不等我,讓我無法控制,在公司大聲的哭泣,
嚇壞同事了,同組的同事,急忙過來慰問,
電話掛了,一方面是自己已控制不住,
一方面也想好好的哭,又怕吵到同事,
所以就奪門而出,日正中午,
繞著公司附近的路,一直哭,
有人經過,就收聲,一直走走停停,
直到想回公司了,其實也不過五分鐘的事吧!
突然看到同事,有點驚訝,也明白他們是出來找我的,
同事安慰我,反正公司沒什麼,請假回去吧!
再走幾步,就看到全組的人加上工讀生妹妹,
心裡更感動,眼淚更停不住,
聽從了大家的話,急急忙忙的騎回家,
回家路上,也是無法忍耐的大哭,
這個月是我的生日,我埋怨著牠竟這樣走了,
黑黑來我們家八年了,除了這兩年我搬出去住,
其他時間,我顧著牠很多,
怎麼會老的這麼快,前些時候才活潑亂跳的,
還會吠送瓦斯和便當的人,
才一個月時間,突然變了,
是我不夠用心,牠一定是慢慢病了,
我都沒發現,媽媽說有發現到鼻子都乾掉了、在脫皮,
對牠說,要走就對自己好一點,不要捨不得走,走的乾脆點,
姊姊說,昨天早上上班前,看到牠直挺挺的看著她,
所以就蹲下來跟牠了五分鐘的話,
我沒有,我都沒有,我只有前天要回家了,
摸摸牠的頭,跟牠說黑黑乖,
我要回家囉~你乖乖啊~我就走了,
捨不得啊~,怎麼捨得啊~

我知道要讓牠走的安心,昨天回到家,
一直摸著牠跟牠說話,跟牠說對不起,
沒有好好照顧牠,讓牠受苦了,
雖然牠是毛色很美的,也肥肥的走了,
感覺好像把牠顧的很好,
但是,還是覺得應該可以讓牠活的更久點,
牠走的時候,看到的哥哥說,是在家門放鞋的附近,
抽一下抽一下,就走了,牠的姿勢擺的很美,
也很快的結束,對牠來說算是好吧!

要牠不要再投胎做動物,要牠好好的走~
處理遺體的人說,會把骨灰撒到大海裡...
看著牠被帶走,最後一次目送牠~

黑黑...再見~
-------------------------

黑~姨很好,沒事!
你不要不放心,你乖乖的走,
好好的走,請神讓你當神仙,好不好?
不要再投胎做狗了,真要選擇,就做個人吧!

黑~阿姨愛你哦~你要好好的哦~
我們一定會好好的,你也是哦~

    全站熱搜

    yach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