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事,誰也說不準!』

站在淺草橋寺看著人群來往,突然腦海浮現小蜜的聲音,還有她最愛說的那句話。我也沒想過,事情會演變成這樣。快樂的道別聲,才在耳邊而已,現在竟然會是這種局面。站太久了,久到有人以為我是街頭藝人,在表演不動雕像,還跟我說了幾句日文,帶著笑容那樣,我想……可能是在替我加油打氣吧!因為,他丟了日圓紙鈔,在我掉落地面的帽子裡。想笑卻又笑不出來,想跟誰分享的念頭一閃而過,想笑的情緒蕩然無存。這原本,應該是二個人的旅行,第一次的遠行,甜蜜的遠遊。現在只剩我一個人,站在我們期待的景點上,再繼續跟著旅行團往前走。

才剛從機場大門出來,就看到好友小蜜來接機。
『丫頭~~』小蜜大聲的喊著我,熱情的給我擁抱。
『咦~他人呢?怎麼你一個而已?在後面是不是?』
小蜜掂著腳,一直往我後方已關起的機場大門探頭看著,
就像你我之間已經關起的那道門,再也不會看到任何想看的了。

「走吧!只有我而已,我好累了。」
我拉著行李,不等小蜜就往前走了,
像你那天從機場離開時,那樣的毅然決然。
呵,這樣的用詞,也太貼切了。

小蜜載我回家的路上,急著想問卻也問不出答案。
「你在做什麼呀?怎麼突然煞車!!」
小蜜突地煞車,拿出手機『我要打電話問他,現在到底是怎樣!?』
我急忙搶下她的手機
「妳別鬧了!妳想知道什麼?
 我就是一個人出國一個人回來,
 你要問什麼…你想知道什麼……」
應該在你離開時落下的淚,此刻無法控制的泊泊流著,
空氣裡安靜的,令人窒息。

「我好餓,我們把行李放下,陪我去吃飯吧。」
我對著好姊妹小蜜這麼說著。
『好~妳想吃什麼?我也餓了,吃火鍋好嗎?』
原本熱情的小蜜,此時強裝著活潑,想讓氣氛活絡一點。

「好啊,都可以~順便喝點小酒,好不好?」
『好好好,明天請假,你想喝多少都可以。』
看著小蜜阿莎力搥著胸口,一副我是麻吉讓你靠的樣子,
我的淚不預期的掉下了。

小蜜陪著我掉淚,什麼話也說不出口,
只是抱著我,緊緊的,是你從不曾給我的緊緊擁抱。

「妳也知道,我們二個人拌嘴就像家常小菜,
 一天不吵個一次,二個人全身都不對勁。
 只是最近吵的太兇了,好像我做什麼都不對,
 他說什麼都會讓我發火,可是…也沒想過,
 看似平常的爭執會造成這種結果。
 那天,機票都check in了,只等著登機而已。
 我也忘了我們講到什麼,原本只是小小的鬥嘴,
 後來他不讓我我不讓他,二個人認真的吵起架來,
 他突然的閉嘴,我沒察覺到,以為他知道自己說不過我了,
 講著講著,我也覺得不對勁了,他的表情很奇怪,
 我說不出在什麼時候看過這種表情,那種表情讓我害怕,
 接著,他一句話也沒說,拖著行李,頭也不回的走出機場大門,
 那時候…廣播器正通知著我們,該登機了。」
我停下來,喝下那杯握在手中已久,從溫熱變涼的清酒,
或許我們的愛情,也已經變質了,只是我們都沒注意到。

『妳…為什麼還要一個人去?為什麼不追出去?
 機票都在妳手上啊~或許他後來反悔了呢?
 妳就這樣走了,他想去也不能了呀!』
小蜜覺得惋惜又不可思議的這樣說著。

「我…我不知道,那時候只想著,啊!該登機了,
 那他怎麼辦?他真的不去了嗎?我有等他啊,
 一直等到最後一次廣播,一直等到服務人員對著我說,
 你是要搭乘這班飛機的旅客嗎?請趕快登機哦!
 然後,……」
『然後你就上機了嗎?連試著打電話都沒有嗎?』
小蜜提高了聲量,拍著額頭,不可置信的睜大眼看著我。

「不然呢!?為什麼你要怪我?是他轉頭走的呀,
 為什麼我不去挽回他是錯,而負氣走人的他才是對的!」
我覺得委屈難過,連自己的好姊妹都這樣,
我被人狠狠的甩了,一個人旅行孤單了這些天,
愈想愈覺得委屈,開始小聲的哭起來。

『唉,我不是那個意思啦~我只是覺得怎麼那麼誇張,
 你們以為自己在演偶像劇嗎?你不要哭啦,
 我以為你們分手了,跟我想的不一樣,
 我才會這麼激動,你不要哭嘛,對不起啦~
 我沒有說你錯的意思咩~』
小蜜一直一直安慰著我,很無奈又很無力。

『那你接下來想怎麼做?妳的東西都在他那裡,
 也該要搬回來吧?只是,真的就這樣分手了嗎?』
在我情緒平撫下來後,小蜜問我。

「我沒有想那麼遠。 你……」
我想問小蜜,又覺得不妥的搖了搖頭。

『怎麼?你想說什麼?要我幫你找他嗎?
 還是什麼?不要說一半!』
有時像姊姊有時像妹妹,小蜜這時嚴肅了起來。

「沒有,我還沒想找他談,我原本是想跟你說,
 我想去你老家玩,你帶我回去好不好?
 可是你的工作,根本不容許你請假,所以…」
帶點期待的情緒,希望小蜜可以請假,
說完看著她,等她回應。

『嗯…還真的不行,你不可以再放假了!
 就回去工作吧,先工作,這件事不要拖,
 晚上我先打電話給他,跟他說你回來了,
 看他會不會跟我說什麼,或者會不會想主動找你。』
小蜜不容我有反駁的氣勢,我無法再回答什麼。

接下來的忙碌,讓我沒有時間再去想那些,
小蜜打電話來也只是問候我,沒再提過要找他的事,
而我也找不出時間去找他談這件事。
雖然真的很忙碌,但其實打一通電話的時間,
還是會有的,只是…我都只是拿著手機再放下手機,
按按它,看是沒電了,還是我漏接了什麼電話?
但手機的訊息,永遠是系統業者的廣告訊息,
我想看到的想聽的你,全無訊息。

從回來到現在,好像很久了,也不過一個星期而已,
也幸好我忙碌,不管什麼人約我,都能用工作擋掉,
嗯,但也只有家人,不能用忙碌阻隔。

『妹妹呀~你都回來那麼久了,怎麼還不回家?
 不是說要給媽媽買禮物,爸爸他們都在等你的煙耶!』
『換我啦~姊姊,你在搞什麼鬼?也太忙了吧!
 明天回家來,知不知道?你快去做事,明天回來,就這樣』
媽媽妹妹說完就掛了,我也只能看著電話發愣,想著…怎麼面對家人。

唉。

「我回來了!」一進家門,就聽到家裡熱鬧有活力的聲響。
心裡納悶著,是誰來了嗎?怎麼這麼的吵?是爺爺奶奶來了嗎?
家裡客廳有大堆頭擋著,我左看右看都看不到,只好進去看了。

「你們在做什麼呀!怎麼那麼熱鬧啊?」
『哈哈哈,小子,你輸了,你好遜哦!哈哈哈~』
爸爸笑的很開心,拍著他的肩笑著說。

『你回來啦?餓嗎?我有買你喜歡吃的水煎包,
 還很熱哦,趁熱吃,我去幫你拿辣醬。』
皓子邊說邊起身往廚房走去,無視我驚異不解的眼神。

『丫頭,你怎麼那麼晚才到,皓子到很久了呢!』
媽媽關愛的,將我的頭髮,挽到耳後去。

『奇怪了,不是吃好的玩好的?你怎麼瘦啦?』
妹妹從後頭抱著我撒嬌,有點納悶的問著。

「嗯,她都沒什麼吃呀,日本天氣熱,她都在吃冰……
 日本的冰啊,可以從販賣機裡買到耶……
 煙啊,熱食什麼的,也可以哦!……
 我們坐的那個渡船還有哈根達士冰淇淋呢!
 比台灣的便宜多了……」
皓子一直分享著他的經驗,我也配合著他分享著旅行的點滴,
好像我們真的一起旅行,但是他並沒有去呀!為什麼知道這一切,
難不成……?可是家人都在,我想知道什麼,也只能等二人獨處時才能問了。




『皓子啊,要好好幫我照顧妹妹啊,不要讓她又瘦下去了,
 知不知道?這東西啊~拿回去後要記得進冰箱,
 啊這袋水果不用冰,但要早點吃免得熟透了……』
如同往前,我們要離開家回到自己居住的地方時,
手上總會拎著一袋袋父母的愛,媽媽不放心我,
對著皓子交代大大小小的事。

「好,媽~我們知道了,我們走囉,愛你哦~嗯嘛!」
我對媽媽撒嬌的說再見了。

從走到車子的那段路程,我們都沒說話,
要上車時我猶豫著究竟該在這裡把話說清楚?
還是回去他家後,將事情全部談好,再把東西搬走?

我還在想的時候,他已經把我手上的東西全放進後車箱,
溫柔的將我推進前座,然後發動車子往回家的路上前進著。

「你…你為什麼知道…我是說…嗯……」
我想問,問的七七八八,腦子想著該從哪問起才對?

『打開前面置物箱。』他對我努嘴示意著。

打開置物箱,裡面放了3、4本小相本,
相本打開,是一張張的我,側影、背面,
偶爾有正面,更多的是我發呆的臉,
還有……還有他利用建築物反射面與我的合照。

「這些是什麼!你為什麼…為…什麼……」
我不能言語的哭著,我以為一個人的旅程,
原來他在身後,原來他全程陪伴著,為什麼?

『唉,不要哭…嚧…不要哭了』
他把車停在路邊,將我輕輕的擁入懷裡,
溫柔的安撫,想停止我的淚,
卻只讓我更加的想哭。

『我們先回家,好不好?妳睡一下,我們回家。』
在我哭累,慢慢停止之後,他這樣說著,
而我真的哭累了,也或許是他在我身邊,
讓我安心的睡著了。

回到家後,他忙著將食物做妥善的處置,
而我為了逃避尷尬的感覺,先躲進房間換輕鬆的家居服,
等他處理完進房更換家居服,我又到後陽台去收出國前晒的衣物。
當我抱著待摺的衣物準備進房時,他在客廳泡著我愛喝的鮮奶茶,
我一直逃避著他的眼神,我感到害羞不安,又有點難過,
好像很久,沒有這樣溫柔的氣氛在我們之間了。

摺放好衣服,我坐在床頭發呆,我知道他在外面等我,
可是我還沒準備好,我好怕…。怕什麼?突然我問自己。
我並沒有想要分手,在知道這趟孤單之旅其實並不真的孤單之後,
那些委屈難過也淡了許多,更加的沒有想分手。
可是,如果他想呢?或許他受夠這樣的生活…會不會呢?
想著想著,眼眶又溼了。好像一跨出這道門,此刻平靜安逸的幸福,
再也不會屬於我,很難不傷心的。

『在想什麼?鮮奶茶都要冷了,嗯?』
溫柔的聲音從我的頭上落下,他從上環抱著我,
然後蹲下來看著我一直低下的臉。

我搖搖頭,不想讓他看到我紅了眼,
往前用力的抱緊他,感受我想念很久的溫度。

『我好想妳。』他也用力的抱緊我,聲音哽咽。

聽到他聲音哽咽,我嚇了一跳,
緊張的放開他,看著他的眼睛,
……和我一樣,眼紅紅的。

『走,我們到外面坐著聊,我知道你一直想知道為什麼?
 我正熱著鮮奶茶,不去顧它,等等冒泡泡都浪費掉了。』
他站起身,溫柔的拉著我向外走。

他將熱好的鮮奶茶放在我手上,提醒我慢慢喝,不要燙口了,
接著坐在我身旁,開始述說那些我錯過的事。


「所以,你有看小蜜來接我?」
『有啊,我原本想要和你們一起回去的,
 可是還來不及到你們面前,你就走了』
皓子很無奈帶著抱怨的口氣,對我說著。

「我不知道嘛,那時候我很難過,只想趕快回家而已。」
我抱著皓子,撒嬌的說。
『妳啊,都沒有發現我在你身邊,我好難過哦……
 我逗妳的啦,我知道妳在難過中,根本沒注意到……
 我還知道有人想追求你咧,只是你太沉浸自己的世界裡了,
 根本沒發現人家對你示好呢!……」
我和皓子一直在講著彼此沒發現的事,
一下子驚呼、一下子笑,一下子又感動的抱在一起。

原來啊,他走出機場大門後,馬上反悔了,
可是當他再回頭時,我已經不在原來的地方了,
他也聽到了廣播,知道已經要登機了,
剛開始還很難過,我竟然沒有等他就走了,
還好他沒有因為難過又走了,他走向登機口,
想看看我在不在那裡,結果看到我臉色蒼白的一直左看右看的,
沒有要登機的意思,他知道我在等他,可是又不好意思就這樣走到我面前,
機票又都在我身上,在那樣緊急的情況下,剛好領隊要去廁所,
他跟著跑進廁所,也不管領隊正要解放,噼哩叭啦的說了原由,
領隊也真是厲害,或許像我們這樣在登機前吵翻的情況也不是第一椿了吧!
馬上聽懂皓子表達的意思,也很阿莎力的替皓子調渡機票,
還要找一個我不會看到的位置,但也花了更貴的錢,因為…
領隊幫他調了個商務艙,他在說的時候,還自嘲的說,
如果不是因為我們吵架,他應該不會有機會坐到商務艙吧!?
也說,早知道這樣,還不如把這筆錢加進旅費裡,
我們二個可以一起享受被服務的感覺呢!
可是?不管上車或下車,又或者吃飯,
我怎麼可能完全沒有注意到他呢?
他說,他一開始也很忐忒,也跟領隊討論很久,
別人都以為他是領隊的助手,一直跟在領隊身邊,
吃、住都跟著導遊、司機和領隊,
也因為我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
一上車就看向窗外,下車後聽完導遊領隊交代的事項,
就自己走自己的,跟團員沒有太多的交集,
他說我在團員的眼裡就像個失戀還是失婚的人,
幾個婆婆媽媽都私下的在關心注意我,
擔心我在國外會想不開做傻事!
哦~難怪,難怪同房的團員總那麼熱鬧,
一直有人來串門子,原來是因為不想讓我有獨處的機會啊!
他說看到我在淺草橋站了很久,他也跟著站了很久,
但怕引人注目,所以還是有走來走去,
看到有人在我帽子丟了錢還說了幾句話,
那時候他很難過,難過到想衝到我面前抱著我說對不起,
可是呢,就在他想的同時,同團的男性團員就走向我跟我說話了,
我其實一點也不記得有男性團員跟我說話這一段,
他笑著說,他也覺得那男性團員很可憐,
時間點恰好,男性團員走到我面前,我就往別的方向走了,
聽到這,我臉都熱了,真監介,我怎麼這樣啊我~
他又笑著說,這樣也好,免得他還要私下去找那團員講清楚,
我又問,那這樣的情形有很多嗎?我沒那麼無感吧!?也太誇張了!
他笑的更開心了,他回問我,這一團到底有多少個年輕的男子?
或中年或老年?你有印象嗎?有嗎?
呃…好像,不太記得了耶!婆婆媽媽看到的熟面孔,
倒是記住了不少個,還有幾個說回來要介紹對象給我咧,
噗~結果他馬上嚴肅的回我說不淮去!
哈哈~我回來到現在都還沒空去用什麼照片,
更別說跟那些婆婆媽媽連絡了,你別逗了你!
後來,我說很後悔,這些景點都是當初很想去的,
結果在旅行的過程中,一直沒有用心去感受,
說是行屍走肉又太誇張了,但真的是忽略了很多很多,
他看我講著講著情緒又低落了,就跟我說,
你今天不是看到那幾本相本嗎?不只那些而已哦,
那還是為了方便讓你看,才特地拆出來的,
事實上呢,這次跟在你身後的旅行,可是拍了好幾大本呢!
問他為什麼要洗出來,以往不是都上傳到網路嗎?
他說,有上傳啊,但想洗的有更多!為什麼要洗呢!?
因為,他看到了不同的我,感受很深全在心裡,
也在相片裡,他想洗出來讓我好好的看,讓我留做紀念,
講到這裡,他又站起身,我納悶著他去拿什麼,
他叫我閉上眼,說是有個大驚喜,其實能這樣開心的笑談著,
我已經很快樂了,根本不用有什麼大驚喜來錦上添花,
當我張開眼的時候,驚訝到不知道要說什麼好,
是我,是A3大小的我的側臉,
是用一張張的照片拚湊起來的蒙太奇相片,
我真是太高興了,雖然這種照片用一些軟體就能做成,
但是全都是用這次旅行所拍的相片,真的很特別呀!
他說,回來的當天晚上,小蜜有打電話給他,
他也盡量解釋,小蜜聽完數落了他一頓,
還嚴肅認真的跟他說,不要再讓我傷心了!
我的好姊妹啊,真令我感動。

他又繼續說著我沒發現的事,我安靜快樂的聽著。

後來的後來,我們約定好,小小的拌嘴可以是生活的情趣,
但一旦認真,就要有一方懂得適時退後,另一方也要跟進停止,
不要讓玩笑變成了傷害彼此。

然後,我也問他為什麼從不肯緊緊擁抱我,
他說:我怕你會痛啊,我是男生胸厚肉硬的,
   我怕太用力會讓你受傷啊!
   我怎麼可能不想緊緊擁抱你呢~
   就像你心疼我一樣,我也要好好呵護你呀。

我不是不知道他的溫柔和別人不同,
只是很多事不說,也只變成我猜的我想的,
跟他親口說出來就是不一樣咩。

就像小蜜說的,人生的事誰也說不準,
此時風彼時雨,要活在當下,更要懂得珍惜(笑)~

    文章標籤

    yachunlife 說故事 Story

    全站熱搜

    yach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