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戀之後,被悲傷的膠膜所覆蓋了。
像是宮崎峻動畫〈霍爾的移動城堡〉裡的霍爾,
頭髮染色不如他所想,失望悲傷到身上覆蓋著一層黏淍的膠膜,
就像那樣。

被膠膜覆蓋的世界,失去了顏色,只留下灰黑藍白,
不,說白色也太陽光了,是灰白色,是陰天的顏色。

當失去你的那一秒,世界開始變色,心底湧出的深深悲傷,
從心臟向外漫延將我覆蓋,只剩下自己,
像在母體孕育那時的自己,那是一種保護和隔離。

對他人的慰問視若無睹,將笑容、快樂阻隔在外,
那對失戀的人而言,溫暖是一種灼傷,並不需要,
只需要冰涼,吸入大把沁涼的空氣,讓心被撫慰。

日復一日心盲,時間緩慢流逝,
漸漸的、漸漸的。

開始笑了、感受到溫度、厭倦冰冷、
任何吃的都好好味、那層悲傷的膜 也淡去了。

悲傷的膠膜完全消散的那天早晨,
聽到了鳥鳴聲,像做一場好夢般,帶著微笑甦醒。

一切即將恢復往常,只有自己知道,
在復原的那道傷疤下,藏著曾經愛過的戀人。

 

**
有沒有過那種不盡興的時候,常常在爬文結束後,
覺得好像寫的還不夠,還想再加些什麼,
卻又已經無從下筆。
一個作品就此誕生,不是不能更改,
就是不想改變它的原貌而已。

好像可以寫的更好,有些可惜(笑)。

    文章標籤

    說故事 Story yachunlife

    全站熱搜

    yach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