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開始分居了。

開始回去和爸爸一起生活,要重新適應床舖枕頭,
回到家裡,就是家事女僕自動上身,
在大麥家,完全就是個賴皮懶墯鬼。

下午和大麥一起去姊姊家拜個年,再回我家拜年,
姊姊家是人太多太熱鬧,我們也無事做,就回我家了,
我家是沒有人很清靜,但要拜年的阿爸不在家,也是個怪。

回家把碗盤鍋子洗淨,又坐了一會兒看電視,
爸爸還是不回來,大麥累到偷瞇,打算回大麥家時,
爸爸終於回來了,聊了幾句,爸爸就說,他不會用洗衣機,
想叫我回來洗碗兼洗衣,又說原本想去我姊那裡走走,
可是不知道在那裡,不知道怎麼去,於是一個人在外隨意亂走。

連大麥都感覺得出來我爸很哀怨,我想哀怨是真的,
習慣了家裡有人,突然沒人,只剩他和貓,和一個一直關在房間的兒子,
姊姊在家也不是一直和爸爸聊天,但就是會走來走去,
爸爸想要姊姊幫忙做什麼,喊一聲就會有人在,
現在是爸爸的適應期。

我不是不可憐我爸,只是...沒那麼可憐,真的。
他如果真的想去我姊那裡走走,打個電話就可以了呀,
沒有那麼難的,講得好像和我姊離個千萬里一樣,
很壞心的覺得爸爸在打悲情牌。

很可憐嗎?但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事出必有因,他現在會一個人,
又不是毫無原因的。

人,真的很容易一面倒,也很容易心軟,
如同我娘說的:是我在養育照顧你們,
你們卻比較照顧你爸。

講到底,就是因為老娘很能自己獨立,
有朋友,有我們,有親友,哪都能去,
又自由,又有經濟能力(現在啦)。

但爸爸沒做事,沒錢,沒朋友,沒什麼親友往來,
就是一個孤單老人,說照顧他,也就是幫他洗衣,
讓他有吃有住,穿暖睡好,並不是給他錢讓他揮霍,
或者帶他去什麼好玩的地方,或給他什麼山珍海味。

我能理解媽媽的不平,但爸爸不是外人,
也不能因為爸爸做得不好,就給他粗茶淡飯,
或苦毒他要去做事才能有飯吃,
我們也不過就是給予他基本的生活而已。

媽媽心裡的不平,怨懟,也不是一時能解決的,
或許吧,或許就是我和媽媽住,哥哥和爸爸住,各自拆開照顧,
媽媽心裡才能平衡一點,也不過是一點...

媽媽雖然怨恨爸爸,但又不是要致他於死,
可是又看不爽他過太好。

兒女就要對媽媽加倍的好,可惜....
她的兒女們太有個性(除了沒個性的小女兒和小小女兒),
覺得該怎麼著就怎麼做,不能因為父母之間有恩怨,
就對誰特別不好,或對誰特別好,
無法做到偏頗,也就無法如媽媽的心,順媽媽的意。

基本上是希望大家都好,實在是太難太難了。


這本家家都有難唸的經,到底何時終了?
希望不是直到二老百年之後才終結,
那樣兒女們過的太辛苦了,真的。


(是不是要常唸唸心經,讓我娘能轉念,
 讓自己過的開心快活點?)


2014/02/02

365-086之如果身分不同,我就不用那麼煩惱了吧?
(算了,哪有那麼好的事,可能是你選擇了A,解決了B,卻多出C的煩惱)呼~

    全站熱搜

    yach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