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真的,真的很累。


 


累到我下午已經想請假回家,
累到我想坐計程車回家,
累到, 想哭。


眼睛狀況不好,貼護眼貼是想讓工作速度快一點,
貼了一上午,下午不需要撕掉時,
我無法適應,比不對焦還混亂,
像是自己要暈倒一樣,眼前的東西亂亂轉,
左手肩膀疼痛的不得了,不知道怎麼做才會舒服一點,
左膝蓋傷口裂開, 左半邊身體完全不受我控制。 不是我的。


 


每天都要走15分鐘路程到捷運站,準時8:03分站在南港線上等著到公司的列車進站。
星期二晚上回家麻煩了姊姊來載我,昨天我自己走回家,今天我決定要再麻煩姊姊來,
我真的很累了,不想走路,不想像喝醉的人,不協調的身心走路回家。

回到家,我不能抱怨什麼,只能說適應中,好累,
因為不想家人擔心我,不想媽媽不放心我,
很想念自己的小ㄅㄨㄅㄨ,代替我雙腳四處去的ㄅㄨㄅㄨ,
2012元旦帶我和大麥平安到南澳又很辛苦從南澳被運回台北的ㄅㄨㄅㄨ,
想念那台陪了我七年的車子

不能騎車,和腳不能行走一樣的不方便,
我不能適應做通勤族,我心疼消失很快的金錢,
我鬱悶去哪都要人擠人,站著等坐著等的交通工具。

我不知道自己再度騎車時會不會很害怕,但我確定自己不會抗拒,
習慣當機車族,即使所有人對我這次車禍的結論是:騎車要小心,還是坐車好。

我小心沒有用,別人不小心,傷的是自己。

事發至今,和我發生擦撞的對方,沒有來過一通電話,
但對方爸爸來了很多通,還送蘋果來,還說要送雞湯,
還想付所有的醫療費和修車費,不用等責任歸屬。

老實講,我很想接受,但不能。
不過這樣殷勤的問候,1/27開始的一星期後,結束。

對方爸爸也沒消沒息了。
我一方面覺得很好,畢竟一直接到對方抱歉的電話,

我都覺得很抱歉,說不定錯的人是我呀~
一方面又覺得,就這樣? 哦,就這樣吧。

同事說,等結果出來,警方會請我們去看結果,
而申請鑑定報告的用意在於如果有人想要求理賠,
或者想告誰或者有什麼需要,而去申請。

所以,就等吧,2/27。


一切都只是數字及時間,

我的疼痛苦難沒有人能代替,
我也不希望誰親身體會到我的傷痛,
只想可以好好休息,


好好的休息。


2012/2/9

    全站熱搜

    yach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