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阿公的臉,其實和十多年前看到的印象差不多,
真的沒有改變太多,我想念阿公的笑臉。



從昨晚到今早儀式開始,我一直一直看著阿公的相片,
那張和我爸爸及大伯好相似的臉孔。

看著大伯、大伯母一直淚流不止,大伯哭得像小孩一樣,
站在大伯旁邊的爸爸也是一直流淚,但並不像大伯那樣。

看著他們失去父親,我忍不住跟著眼紅、哭了,
我對阿公沒有那麼深的情感,走了,是覺得難過,
又覺得也好,很快的過去,不要再受病痛折磨。

儀式中,我默默的哭了幾次,最後儀式要完成之時,
推出了電視要看阿公的相片,就像追思會那樣,
看到阿公一張張相片,忍不住的淚一直滑落,
慶幸阿公的子女還是很有心的帶他四處遊玩。

永遠都記得有位鄉鎮代表在講述阿公的故事,
說阿公七十歲時,在陽明山上的園藝所學栽種,
這就是我和哥哥共有的記憶,沒想到我們有幸參與到阿公的七十歲大事。

最後,子孫們送阿公到火化場去火化,
大家齊喊道:阿爸(阿公)有火哦,快跑哦~
那時刻我喊不出口,在心裡一直喊著阿公啊,不要害怕,我們都在。

這些儀式這些過程,結束了。看著半山腰看出去的風景,
什麼時候,我才能再回來呢?

再回來,又有什麼理由呢?
再回來,已不再是回鄉的心情了。



我相信,阿公可以到達西方極樂世界,
永遠不再有病痛,永遠開心愉快的生活著。





有時候,感覺只是一個感覺,
所謂的家族,所謂的親情,
如果沒有真心,一切都只是名詞,
一旦真心相待,那愛才會溫暖。

謝謝大伯一直以來對爸爸的關愛,
謝謝大伯對我們真心的對待,謝謝。



2014/11/04


365-359之雖然才一天一夜,但好累。

    全站熱搜

    yach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