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很難在我身上感受到,
不管是外貌、服裝、妝容上都是。

因為皮膚過敏,不太戴飾品在身上,
雖然喜歡那些亮晶晶,但戴在手上就會因為摩擦而過敏,
有慢性蕁麻疹,所以過敏時會起一小塊一小塊的,
雖然不癢,但看起來就是不好看,當然也不是真的沒感覺啦。

所以戴在身上的飾品是要有點圓潤的,
不會因為摩擦而引起過敏,
只是,美麗的飾品很少有圓潤的,
除了珍珠及圓滑的珠寶,
哎,什麼年紀的人,戴什麼珍珠及珠寶(無奈)

自從內分泌失調,皮膚沒有好的時候,
很少有平滑的皮膚,臉上的斑也是有增無減,
朋友曾說那會不會是因為肝不好而長的斑?
嗯,我也不知道,或許吧~
皮膚過敏的我,肝解毒功能的確是不太好。

身材不好,皮膚不好,相貌也普普,
要在我身上散發出什麼女人香或女人味,
真的是,海裡撈針吧。

但昨天擦了紅豔豔的指甲油,
不知道為什麼一直覺得自己性感了起來,
做任何事,打字、喝水、吃飯,
都會很注意到自己的手,
好像,那樣的顏色適合在美女手上。

羨慕,很女人的女人, 真羨慕。



說日子漫長,但其實時間真的很快,
健康沒有什麼進度,一直在殘害自己,
體重一直加重,離健康的數字愈來愈遠,
反倒是身邊的那個男人,一直在往模特兒的路前進,
哎,我追的好辛苦呀,好像腳上掛了千斤重一樣的難追,
動也沒動過吧,呼~



昨天終於看完〈桃姐〉的電影,之前跳著看,
感覺沒有什麼好哭的,只是很感慨人老了,
沒有人奉養你的時候,自己身上一定要有錢,
要能養活自己,就算沒有另一半,
也要有能三五好友,大家住一起互相照應也好,
也一定要維持健康,盡可能的老了還健康的活著。

昨天看完完整版,途中,我一直落淚,
在很奇怪的點上哭了。

羅傑的幾個兒時玩伴到家裡做客,
三、四個老男人玩著牌喝點小酒聊天中,
有個人在冰箱翻到了冷凍的食物,
一看,是桃姐在中風前幫少爺滷的牛舌,
幾個男人忙著將牛舌解凍加熱,
等不及吃的樣子,顯示牛舌很美味,
提到了桃姐,很想念桃姐的好手藝,
然後,大家打電話給桃姐,
唱了一首歌給桃姐聽,
桃姐笑的很開心,邊跟這些人聊天。

我在這段故事哭了,很難過,又很高興,
難過那樣的美好時光不復在,
老人家老了身體不好了,
很高興桃姐不是全然的佣人而已,
在他們的生命中,是被歡喜記得的。

桃姐是個佣人,那是她的工作,
她的工作做的好,人人都感念她,
她在別人的心裡留下了些什麼,
絕不是單純的工作而已。

這樣想想,各行各業的人都很感謝,
沒有他們,生活也不會那麼便利,對吧?


 
這兩天哭的頻率也高了點,心中的感受很複雜,
人與人的糾葛牽掛,無法以黑白是非絕對的來評斷,
永遠有我不想要的灰色地帶,明知那樣不對,
但情感教人無法真正割捨或絕裂,
也知道每個人的人生都不同,
感受到對方改變了,再也不是你認知的人之後,
很感傷,很難過,除了調適自己,能如何呢?

或許,要到了某個階段或某件事之後,
誰才會真的體會這種無奈的感覺,
才會懂得體諒吧。



晚安。



2012/11/4

    全站熱搜

    yach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