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連交通號誌也歪腰。




這個箭號應該直指天上的方向,卻歪了一邊,
連交通號誌都歪腰了。

這就是人生呀~


明天要回家大掃除,想到要整頓房間的東西就好....
好高興  呃... 想到要丟掉很多東西有點興奮
但也有點捨不得。 到底要下的回憶究竟是什麼?
要丟掉的又是什麼呢?

置物箱是一定放得進書桌下,如果高度可以卡二個是最好,
左右各卡二個就是四個,好像太異想天開了,
明天能先搬回家兩個就太好了。

剛才實際演練了一番,將家裡原來的置物箱抽屜拉出剩空殼,
在機車椅墊上試了好一會兒,雨衣真的無法納下二個置物箱,
很氣餒的回到樓上,一直想著家裡會不會有童軍繩或者紅色塑膠繩呢?

翻翻找找之下,找到之前買置物箱時留下的紅塑膠繩,
太好了,偶爾留下可再用的袋子繩子之類的還是有用處的。

晚上要早點休息,明天要忙活一整天,
可愛的豬妹妹明天開始要到中和家過小小寒假,
除夕前,應該說姊姊她們要回台中前,
就會先送她回家。




 
呼~ 想到要和她相處,我一直在發抖,
這也是我人生中很歪腰的事。

以前那麼樣的愛,現在是怎麼了?
愈來愈能理解那種時刻到了就轉身離開或人間蒸發的人。

我永遠記得那幾則故事,其中一則是一個負責任的大哥,
只讀中學畢業,賺錢養家,讓弟妹安心讀書,
減輕父母的重擔,大哥漸漸變成一家之長,
父母百年之後,弟妹也成家了,大哥突然消失了,
弟妹怎麼找都找不到,過了好幾年才在中部找到大哥,
大哥那時也已成家,問大哥為什麼一聲不吭就不見了,
大哥淡淡的說:我想過自己的日子。

為家人辛苦了一輩子,弟妹都成家了,
大哥還孤身寡人一個,他覺得夠了,
責任也盡了,終於可以好好過自己的日子了。


我知道自己責任未盡,只是階段性的完成某部分責任,
但老實說,我的心...是很傾向那樣的。 還不夠格就是了,
畢竟要消失不見的,應該是最辛苦,付出最多的大姊,不是我。


要忍耐。



歪腰了之後呢?
五月天只說不向命運求饒,歪腰不是什麼大事,
不過就是歪腰歪腰而已,沒什麼了不起。

可是,阿信沒有說,歪腰了之後呢?
再站起來,往前走?






 
或者換條路走。





2013/02/01
第一次想出走的心情像辭職一樣的強烈!
(以前的工作想辭職的時候啦,不是現在這個)

yach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