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煎檯小姐請假,忙到沒時間抬頭,
過了十點才有點時間喘口氣。

昨天她來了,看起來有點勉強,
但她本來就不太能忍痛的人,如果真的忍不住就會說,
這次撐下來了,或許沒有那麼痛,我是真的這樣想。

今天九點她提早離開,要去醫院拆除引流管,
內心雖曾有小小疑惑:不會有什麼意外吧?
隨即安慰自己,不會的,如果九點多去到醫院拆引流管有個什麼,
她就會立刻打電話來跟老闆娘講。

結果,大概四點半,老闆打來,
說煎檯小姐腎水腫進急診了,明天我們要自己自立自強。

瞬間不舒爽,那是壓力,我確確實實感受到,那是壓力。

搞得我一整晚工作也沒有好心情,
等等要速速睡覺去,呼~希望深層入睡不要做惡夢。


 murmur  time   連想到都害怕。結果老闆安慰我,不怕,等不了就會走。(好吧,就這樣想吧)

文章標籤

yach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