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老做類似的事,有些感受在噗浪或FB發表過了,
很想要直接複製,貼到這裡就算完工,
最後,還是選擇重寫一次,結果第一次寫的好像變成引言,
而這裡寫的,就變成論文一樣。


可能哀傷的情緒在FB發表過了,
現在要寫這件事好像輕鬆了一點。

先說說爸爸前天的一日走萬步吧。


上個月,哥哥有帶爸爸回花蓮看高齡99歲的阿公,
自從我爸回台北後,已經十多年沒見過阿公了。

好長一段時間,都處於沒有錢的狀態,
怎麼能回去探望阿公,卻不包紅包了表心意?
(這是我家的禮數,不但要包紅包給阿公,也要帶伴手禮給親友)

有一點複雜不便說的太清楚,總之就是我們家和家族不太親啦,
沒有父母在身邊,不太懂得怎麼和家族親人們相處,也就不太連絡了。

前天突然接到大伯的電話,說阿公住院了,
可能有說更嚴重的情況(爸爸沒說的很清楚,我也沒多問),
當天中午就趕回花蓮了。

中午下班打電話回家問家人要吃什麼,才知道爸爸不在家回花蓮,
和姊姊一直在討論,爸爸會坐車嗎?會搭捷運?知道臺鐵怎麼去?
爸爸也沒有手機,這樣要怎麼連絡?等等等等。

隔天回家,爸爸已經在家了,說當天晚上就回台北了,
他走了很多路,太累了,所以一覺到天亮。

我還笑說,這樣很好,就不會半夜醒來,哀愁睡太少或睡不著這樣,
爸爸說那太累了,不想再來一次。

爸爸說以前有搭過捷運,我一點都沒聽說過,
不知道他為何搭捷運,可能是去見朋友或辦什麼事吧。

下午一點的普悠瑪直達花蓮,1小時59分後就到花蓮了,
但在臺鐵買票時,說普悠瑪沒坐位了(普悠瑪和太魯閣一樣,
因為車速很快不能站著,站著怕有危險,所以不會有站票),
但我爸一定要搭這班回去,才能快一點見到阿公。

於是他先買了區間車到松山,再從松山上普悠瑪,
打算找車長在車上補票。

也真的很快就遇到了車長,爸爸是敬老票,
那因為不賣站票,有違規情事,就要接受罰鍰,
要罰車票金額的50%。

很幸運的有空位,因為直達車途中不停車,
坐下去之後,一直到花蓮都不會有人來說:先生!這是我的位置。

那坐下去之後,就有人過來表示要換位置,
因為那節車廂有一群人買13張團體票,
其中有二位沒來,那是一對夫妻,因為吵架就沒來了,
這樣的巧合,讓我爸不用站二小時回到家鄉。

到了花蓮後,爸爸不想麻煩大伯,就自己走路到慈濟醫院,
傍晚要回台北時,也是從慈濟醫院走回花蓮火車站,
回到台北車站後,下錯樓梯,走出去後就是車站大廳了,
他又跟著指示牌走了很久才找到回家的捷運。

回到南勢角,還是沒打電話叫哥哥來接他,
又從捷運走回家,一整天走的路可能真的有一萬步了。

講完輕鬆有趣的經驗後,我問爸爸很實際的問題,
如果阿公走了,要怎麼辦喪禮?(等等一連串的問題)

爸爸去探望阿公時,親眼看到阿公插管抽肺積水及膿,
阿公很痛苦的掙扎著,所以兄弟姊妹有討論,
如果嚴重到要氣切,希望放棄急救,
不想讓老人家再受更多苦痛了。

今天凌晨二點多,阿公在自己家裡離世了,
大伯他們接到醫院電話通知,去接阿公回家,
回到家沒多久,阿公就走了。

凌晨四點多打電話來要通知我爸,
聽說爸爸問了一些話,就掛了電話,回房睡了。

媽媽今天轉述時,還稍微數落了一下,
覺得爸爸無情,竟然還睡得著。

其實悲傷的展現有很多種,不是與妳展現不同就是不悲傷。

緊接著我們一直討論要怎麼回去?搭乘火車?坐哥哥的車?
住哪裡?公祭又在哪舉行。

終於票訂好了,也取票完成,一切忙碌後,
靜下來時,悲傷湧上心頭。


想起小時候阿公帶著我和哥哥搭乘公車到陽明山山上的一個園藝花園,
可能我那時候很小,記憶中那個園藝花園很大呀~
想起阿公的笑臉,和現在的大伯還有爸爸好像哦;
想起阿公身上淡淡的老人味;
想起阿公每回從花蓮帶來台北給我們吃的麻糬及花蓮薯,
因為如此我長大後,很不喜歡這二樣零食,
我愛傳統的客家麻糬,白白的一大糰,
用筷子捲一球,再沾已混好糖的花生粉吃,
超級美味,那才是正統的麻糬。

我想起來的記憶真的不太多,阿公就像阿爸親像山這句歌詞一樣,
很高大有份量的存在,又遠但又很親。

沒想到,要再見到阿公,竟是要瞻仰遺容,
我還會認得您嗎?阿公。



『你還好嗎?』輕抱著阿爸的肩膀問。
「還好。 還好,我有回去看他。」阿爸淡淡的回我。


阿公,再見,R.I.P.
願您早日到達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

2014/10/26


365-350之好幾次眼眶都紅了,很想哭又壓抑下來,
與其哭泣,還是好好的活著,人生啊。

    全站熱搜

    yach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