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一天,已經沉默很久,像消失在人間的菱菱突然很有精神,
笑臉迎人,臉上還發著光暈,非常可愛美麗。

和小偉分手後,菱菱一直很傷心,無法振作,
一樣在工作,一樣在生活,但就是不再在外活動,
但朋友們都會到家裡陪著她。

菱菱家人都在國外,當初家人要移民時,菱菱就是因為深愛著小偉,
而不願和家人到國外生活,家人還特地交代小偉,要他好好照顧女兒。

小偉也不是負心漢,他對菱菱很好,為了讓菱菱過好的生活,
他很努力在工作,但隨著工作能力表現愈好,待在公司工作的時間就愈長,
有時候回家只能看到菱菱的睡臉,菱菱也很諒解,還很抱歉,
為了讓自己過好日子,小偉那麼努力的打拚,菱菱很感謝。

小偉和菱菱相差八歲,小偉和菱菱認識時已經28歲,
那時候才大二20歲的菱菱,深深受小偉吸引,
本來小偉不想和菱菱交往,總覺得自己在欺負小妹妹,
但愛情就是這樣,不是你不想就可以不愛的。

也因為如此,雖然二人才交往二年,
但菱菱的家人依然放心的將菱菱交給小偉。

30歲的小偉正在打拚事業,為了家裡可人的女友,
22歲的菱菱也快要畢業,踏入社會做新鮮人。

菱菱變社會新鮮人之後,也和小偉一樣開始忙碌,
不只忙著工作,也忙著交際應酬,
身為老闆的特助,必需陪著老闆東奔西走,
老闆很重視她,所以常會帶著她參加大大小小的活動,
菱菱說是特助,也是個稱職的公關。

於是某公司的小開邀約吃飯的時候,
菱菱身為公司特助,不好拒絕邀請,
一次、兩次,消息傳開後,
很多公司的經理、小開、未婚的董事長等等,
大家都想藉著談公事的理由,和美麗的菱菱約會。

小偉一直都知道菱菱的工作內容,
雖然兩人工作忙碌無法常相聚,
但假日或者偶爾二人比較早下班也是會一起吃飯聊聊天,
平時也會利用手機連絡,關心彼此。

雖然小偉不喜歡這樣,但他也不想讓菱菱為難,
只是一直交代提醒她,如果有喝酒,一定要叫固定的車行去載她,
而車行也會特地通知小偉,小偉就會等菱菱到家才放心。

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子行事,直到菱菱沒有回家。

打電話沒人接,硬著頭皮打擾了老闆,老闆說她今天沒有和任何人有約。
想報警,警察說未到24小時不能報警。

一夜的等待,小偉都要瘋了!!
早上七點,菱菱回到家了,一臉的憔悴!
還是警察送她回來的。

小偉急忙問著怎麼回事,菱菱慘白著臉一直哭,
送她回來的女警確認小偉和菱菱的關係後才說:
「她到警局來報警,說自己被性侵害,
我們送她到醫院作檢查,做筆錄備案,罪嫌也已經收押,
小姐身心受創,希望家人好好陪伴看顧著。」

小偉僵直的送女警出門,面對著門一直無法回頭,
他知道菱菱在背後哭泣看著他。

當他轉身回頭時,菱菱衝到浴室裡大哭,
小偉焦急著的跟上,看著菱菱穿著衣服淋溼自己,
他心疼難過又生氣憤怒,但他自己的心情比不上受傷的菱菱。

傷害菱菱的,不是那些約她吃飯的人,是陪著吃飯的朋友-志強!!
因為菱菱有要求,不想要一對一吃飯,所以不管是經理小開等等,
都會帶著自己的同事或朋友,菱菱也會帶著自己的朋友,
是一群人一起吃飯交際應酬,並不是單獨的。

一年之間,偶爾會有幾組重覆的人,和志強就是在吃飯聊天中慢慢心生好感,
開始有了單獨的約會,而且都是沒有人知道的情況下,
菱菱覺得對小偉感到歉疚,但也只是吃頓飯聊聊天,
她又安慰了自己,並不是劈腿背叛小偉。

和志強出遊已經好幾次,每一次都有些微的曖味進展,
甚至要求菱菱和小偉分手,菱菱並不想發展到這個境界,
但又無法拒絕和志強約會,最後志強在菱菱遲遲不決定的情況下,
想用強佔的方式,讓菱菱的心向著他。

菱菱雖然喜歡志強,但那些感覺隨著不被尊重及被傷害,完全的消失了,
她在志強呼呼大睡之際,到警局去報案,在一陣正常手續之後,
看著志強被押進警局,她才願意由女警送回家。

菱菱在浴室梳洗很久,小偉要求浴室門開著,
時不時的問一下,確認菱菱沒有尋短。

梳洗過後,菱菱低著頭向小偉坦承這一切,
小偉站起身,走向菱菱,她以為自己要被打,
緊閉著雙眼,最後感覺到小偉略過她,
聽到大門開啟關上的聲音。

菱菱痛哭。 他們就這樣結束了。

小偉把房子留給菱菱,自己搬出去住,
雖然心痛,但也記得對菱菱家長的承諾,
和菱菱長談後,也尊重她不要告知家長的決定,
雖然二人分手了,他還是關照著她,確保她一切都好。

也僅止如此而已,當菱菱有什麼想示好挽回的行為,
小偉就會請朋友們來看顧她。

一個美麗的可人兒,變成蒼老慘白沒有光采,
朋友們都不願意看她這樣,常到她家陪她,
她總是安靜沉默,不願多說。

這樣的她,突然散發光采,她笑咪咪的看著大家,
大家很驚訝又很開心,屋子裡熱熱鬧鬧的,
她一直都笑著,跟著大家吃吃喝喝,
聽著笑著,就是不說話。

終於有人忍不住開口問她:菱,妳想開了嗎?怎麼突然那麼開心。

菱菱低頭看著自己抱著的肚子,
緩慢的抬起頭說:「我肚子裡有個小孩」。

大家都很驚訝,因為距離和志強的事已經半年了,
那之後和小偉分手,也沒有別的男人,
怎麼突然就說有了孩子,難不成是志強的嗎?
她雖然抱著肚子,但其實很平坦。

又問:但妳的肚子看起來很平坦耶?

菱菱抱著自己的肚子說:哪裡平坦,都像個小西瓜了你看。
說著就把自己的手放下,但眾人一看仍然是平坦的。

菱菱拉著朋友的手,說來感覺一下胎動,
友人很慌張,被菱菱硬拉著去摸肚子。

友人回:是平的!是平的呀!
一臉很驚恐的把手抽回,揉著自己的手,
幾乎是跳著離開菱菱的身邊,然後說:
妳的力氣也太大了,菱菱妳是怎麼了。

菱菱在聽到友人說是平的之後,臉色大變很生氣的說:
我肚子裡是小偉的孩子,明明現在正踢著呢!
什麼是平的,你不要亂說話。

眾人警訝也知道不對勁,有人忙著安撫菱菱,
隨著她的話去安慰她,有人打電話通知小偉。

 




隔著玻璃看著菱菱在做掃描檢查,小偉很疲憊,
他並不願意看到菱菱變成現在這樣。

做完檢查後,醫生請小偉到診療室會談。

『請問菱菱現在狀況是怎麼了?』

「並沒有孩子,身體機能都正常,現在正和心理諮商師會談中,
 要再做一些檢驗,才會更清楚明白病人的狀況。」

小偉在送她到醫院前,就已經打電話告知菱菱在國外的家人,
他可以放下愛情,昇華為親情,但終究他不是真正的家人,
如果菱菱需要做什麼樣的治療,她還是需要家人在身邊的。


進診療室的時候,菱菱輕拍著肚子喃喃自語,看到小偉很開心的說:
「爸爸來了耶,Baby你看,爸爸來了。」邊說邊摸著肚子。

小偉不知如何回應,諮商師表示無需回應。
一會兒,菱菱又回到只有自己的樣子,持續自言自語。

諮商師說:「她過度抑鬱,想讓自己好過,開始幻想著有你的孩子,
以為這樣就能回到和你相愛的時候,就可以抹去背叛你及被傷害的事,
她必須開始接受治療,不然等她完全沉溺在自己的世界裡,就再也救不回了。」

小偉很感嘆難過的回:『我已經通知她的家人,現在已經在回國的路上了,
明晚就會到臺灣,那時候就可以開始做治療了。』

「在這之前,我建議還是將病人先安置在醫院,有專人照顧她比較好。」

 



小偉喝著酒,很苦很苦的表情說這段故事,
我原本覺得酒沒那麼難喝,聽完之後一點也不想喝了,
太苦了,好悲傷的故事。

我問小偉,後來呢?

小偉說,菱菱接受了治療,也慢慢恢復,但她依舊不快樂,
在她要和家人一起去國外的前一晚,她約了小偉吃飯。

二個人很平常的吃著飯,聊著天,氣氛很好,
好到好像從來都沒分手過,什麼事也沒發生過,
可是二個人都知道,再也回不去了,
而這樣的結局,已經是最好的了。

哦!那這樣很好呀,你為什麼還那麼愁苦??

小偉皺著眉頭,久久不語。
最後他說:「菱菱以為有我的孩子,原來...那不是幻覺,
在她成為新鮮人上班的那一年,她因為交際應酬,
喝了很多酒,人太累,某個月的月經遲遲不來,
她也不以為意,以為是自己太累,導致失調或晚來,
過兩天突然大量出血,以為是月經,
但覺得肚子痛的不太對勁,去婦產科檢查,
才知道孩子流掉了,就因為生活不正常又喝酒又疲累,
也就第二週而已,胚胎不穩定,就這樣沒了。
她不敢告訴我,之後只要我們有性關係,她都會吃避孕藥。」

原來,小偉...曾經有過一個孩子,
可能有人會說,那還只是個胚胎,
還沒有生命,還沒有成形,
但他曾經來過這世上,這是事實。

很多事,你說沒辦法控制,但都是自己的選擇,
你選擇怎麼做,也就選擇了結果。

這都是你的決定呀。
 




好像,這結局寫的不是很好,
但整個故事情節比起我一開始想到的闇黑故事已經好太多,
一開始想到的故事很恐怖,根本是鬼故事了,
我沒那麼厲害,寫不出來之餘,我怕邊寫自己邊抖,
最後寫寫修修,還是沒有寫到那上頭去,
最多是寫成女主角幻覺這樣。

你們可以試想一下,當女主角笑著說:我肚子裡有個孩子。
但其實根本沒有,那種感覺真的很可怕!!到底想嚇死誰!!(摔筆!!)

好,我不想嚇我自己,所以我不寫也寫不出來~哈哈。



2014/1/12

365-066之我的腦子真的很愛亂亂想呀~但詞彙好少,真可惜。

    全站熱搜

    yach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