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新聞如下:

穿越馬路,只有行人能走斑馬線,機車、自行車可不行!3年前,台北市一名李姓男子騎單車橫越斑馬線,
機車騎士閃避不及,擦撞後雙雙倒地,騎士顱內出血、骨折,送醫不治,
法院認為斑馬線是行人專用,單車並無路權,李姓男子違規在先,判賠361萬。

單車騎士李金龍:「(機車)從隧道那邊過來,我看沒車,我才牽(單車)過來。」

比手畫腳,強調自己每天都是「牽著」腳踏車在這裡過馬路,沒想到3年前,和機車發生擦撞,
因為單車走斑馬線算是違規,被判賠361萬。
單車騎士李金龍:「我用牽的,我沒有用騎的,他說我違規…我也沒辦法啊!」

當天下午要過馬路返家,雖然沒闖紅燈,但他也沒注意到機車疾駛而來,雙方擦撞,
騎士倒地,顱內出血,肱骨骨折,傷重不治,李姓男子因此被依過失致死罪判刑半年,
因為法院認為,斑馬線是行人專用,單車算是「慢車」,李姓男子當時又是騎車走行人穿越道,
就算是違規,必須負擔的民事賠償責任,包括精神撫慰金、扶養費等共361萬。

單車騎士李金龍:「我也希望跟他們和解,不要賠那麼多錢。」
記者:「你有錢賠嗎?」單車騎士李金龍:「沒有嘛…。」

57歲的李姓男子以拾荒維生,獨自撫養老母親,名下唯一的房產,已經被江姓機車騎士的家屬聲請假扣押獲准,
他打算再上訴,而江家不但是低收入戶,還在意外中喪失至親,一場擦撞車禍惹官司,雙方都不好過!


以上文章取自Pchome新聞。


基本上,只有老人和天公伯知道到底是騎車過馬路還是牽車過馬路。

但我覺得要一個生活勉強糊口的拾荒者賠償三百多萬元,是很誇張的一件事,
他自己都窮到可能需要別人救濟了,每天辛辛苦苦的去撿拾可以換錢的回收品,
他要怎樣還得起這樣的鉅額賠款?

對,他有房子,所以現在被假扣押了,之後應該就是賣掉他的房子來還款吧。

我想很久,如果我是個靠拾荒生活的人,我有一幢房子,那我為什麼不賣掉房子,
來讓自己過好一點正常一些的日子,年紀也那麼大了,房子最後也是給子孫,
但如果有子孫,我又何必靠拾荒來過日子?那到底為什麼不賣房??

或許是,再不濟,都有一個遮風避雨的家,
現下自己還能行動,雖然拾荒辛苦,也賺不多,
但能維持最基本的生活需求就好了。

房子賣掉後,租房要錢,錢也會慢慢的花完,
如果要持續做拾荒,那可能還要找可以做拾荒的房子,
鄰居們又不會抗議抱怨的。
(這裡就知道我沒做過拾荒,只是單純自己的想法)

雖然有賣掉房子的錢,但要花費的錢比本來還多,
只有這個原因會讓我不想賣房子。

重點是,說自行車腳踏車經過斑馬線是要用"牽"的,
機車騎士都知道不可以騎車過斑馬線會被罰錢,
你去問問騎腳踏車的人,有多少人不知道會被罰錢。

你用一個大多數人都不知道的原因去判拾荒者有罪,是不是不太好?
我現在說的,不是他做錯不應該受罰,而是他被判的罪,是他根本不知道的法規。

我沒有看過任何警察阻止腳踏車在斑馬線上騎行,
我也不知道這則法規,其實我覺得腳踏車根本是無視法規,
也不受法律所規範,即使有什麼法條公布是針對腳踏車的,
也不見腳踏車騎士們因此有所改變,斑馬線照騎,腳踏車也亂停。

再來,為什麼我說只有拾荒者和天公伯知道那天車禍的真正情形,
所謂的目擊證人,如果沒有行車紀錄器錄影,
那他說的話,也只能參考而已。

就因為自己出車禍時,有目擊證人說是我騎車偏左,
於是我就要吞下,是我自己騎車去給轎車撞的這個結論,
甚至是幫我做筆錄的警察,也是一直想將我引導到這個結論。

這真的是只有老天知道而已。

誰都不願意這樣的事情發生,真正遵守交通規則的人又有幾個,
不要有偷機的心態,暗路走久了,有一天也會遇到魔神仔,
不要以為你犯的小違規不會傷天害人,有一天你會說:
全部的人都遵守交通規則有多好,就不會有車禍和傷亡了。


真的是很不負責任的專欄,完全就是自己的異想天開,
和別人不一樣的想法,世界上天天在發生讓你不敢相信的事,
以後黑白講,不負責任專欄,會不定時和大家相見。

(好啦,讀者少也是一件好事,起碼不會有人來謾罵我)


2014/01/07

 

365-061之很多事不會就這樣過去,沉默不代表事情解決了,
安靜的力量,有時候比大吵大鬧還可怕。

    全站熱搜

    yach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