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i含淚看著我,問我:妳為什麼不哭?

為什麼要?
哭了能解決事情嗎?

「可是可以發洩情緒。」

那或許,我學會了不哭泣,也可以發洩情緒。

「例如什麼?」

真是個好問題,我回答不出來。



不哭,是一種練習,
一開始會覺得鼻子酸酸的,
像吃了哇沙米一樣,很嗆的酸,
然後感覺到眼睛熱熱的,有液體在眼眶裡。

練到後來,很嗆的酸,有液體在眼眶裡,
都變成感覺而已。 眼睛還是灼熱的。

看不出來,一點也看不出來。



有一天,小零拉著我的手,問我:妳要去哪裡?

是哪裡看出來我要出門?

「不知道,妳看起來像會不見的樣子」

真的會不見的人,會一聲不吭的,
心裡頭一個人秘密計畫著,
然後等到哪一天,那個時機到來,
就不見了。



為什麼大家都在擔心我,不要擔心,
我不能說自己會好好的,但我不會像那個我不想要像他的人。

我會活著,然後想出生存的意義,人生的道理。

小慧問我:「那想出來什麼了嗎?妳有答案嗎?」

沒有,想不出來。

「人生就是一場賭局,Winner or Losers。」

那最大的贏家,是無欲無求的人吧?
因為無所求,也就沒有得失。

「對呀,所以呀,妳就別想了,繼續走吧。」

我想,小慧沒說出口的是『妳還有我』。



我知道,我擁有的很多,比起什麼都沒有,
甚至缺乏、渴望擁有的人,多非常多。

我知道,我應該好好珍惜,不管情人愛不愛我,
親情有沒有緣份,友情長不長存,
我都應該好好的愛惜自己,好好的生活。

很多道理,我都知道,
讓我休息一下,我什麼也不想說,
也不想再思考,很累。

人生還很長很遠,除非世界末日到了,
所以與其痛苦的活著,還是笑著開心的過日子吧。



當我想到:人不怕死卻怕活著,是不是很可悲?
從這一刻起,我理解到,如果不走向正途,
那我,只是重覆的他。

走向正途,才是王道。



『如果妳真的這樣想,那為什麼看起來要哭要哭的樣子呢?』

    全站熱搜

    yach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